新葡萄京官网竞争压低毛利率 机器人行业持续“烧钱”难

发布时间:2020-02-14  栏目:新葡萄京官网  评论:0 Comments

摘要:预计,到2020年,我国工业机器人年销量将达到15万台,保有量达到80万台,将较“十二五”末新增40万台;到2025年,工业机器人年销量将达到26万台,保有量达到180万台,较“十二五”末增加140万台。到“十三五”末,我国机器人产业集群年产值预计将突破1000亿元。
  尽管中国的工业机器人企业在短期内难以追上海外巨头企业的步伐,但从中长期看,国产机器人“钱景”依然看好。此外,中国企业应着重解决自主创新能力薄弱、高端产品低端化、品牌认知度不高等问题。为何工业机器人项目如此炙手可热?  工业机器人被称为工业“皇冠上的明珠”。自《中国制造2025》发布以来,各地纷纷上马工业机器人项目。    国产工业机器人产业在爆发的同时,其弱点也暴露出来,如自主创新能力薄弱、高端产品低端化、品牌认知度不高等。业内经常拿世界工业机器人“四大巨头”(瑞典abb、日本发那科、安川、德国库卡)作比较。在这样的背景下,有必要追问国产工业机器人企业赚钱吗,赚了多少钱?    笔者梳理上市公司半年报发现,至少有5家公司的工业机器人在上半年营收过亿元,迈入“亿元俱乐部”,分别为新时达、机器人(即“沈阳新松”,下称“新松机器人”)、华昌达、科大智能与智慧松德。    2016年,这5家公司的工业机器人业务业务营收均值为3.49亿元,毛利率均值为30%。其中新时达以6亿元人民币的业务营业收入在6个样本公司中排名第一,排名第四的科大智能的相关业务毛利率为5个样本公司中的最高,达到40%,相关业务营业收入为2.37亿元。这些毛利率比重大约可占一半,盈利的主要原因可归结为投入研发、收购专利、并购。    不过,2015年世界主要机器人巨头的销售收入中,库卡为16.46亿欧元,折合人民币123.6亿元;安川为13.57亿美元,折合人民币90.6亿元;发那科为15.17亿美元,折合人民币101.3亿元。在海外巨头面前,这些企业只能说“小巫见大巫”了。    平均研发收入比9.6%    5家样本企业加入“亿元俱乐部”,原因何在?可从三个层次分析,分别是并购、研发和政府补贴。    并购方面。21世纪经济研究院选取的5家样本企业中,除了与中科院沈阳自动化研究所深度合作的新松机器人,其余四家公司都有相应的收购行为,其目的是收购核心技术、拓展产业链等。    其中华昌达在2014至2015年两年间,分别斥资6.3亿元、3.3亿元收购机器人公司上海德梅柯100%股权、DMW100%股权。科大智能在继2014年以5.26亿元购入上海永乾机电100%股权后,于今年作价8亿元收购上海冠致工业自动化有限公司,另作价5.49亿元收购华晓精密工业(苏州)有限公司100%股权。前述收购案的标的,均是汽车制造领域工业机器人方案提供商。    而智慧松德则在去年以5000万元增资莱恩精机(深圳)有限公司,增资完成后公司持有莱恩精机20%的股权。莱恩精机是一家以光机电技术为核心的中高端冲压工业机器人及系统解决方案提供商。    笔者认为,前述收购案显示出国内企业通过资本运作切入工业机器人领域的“便捷通道”。标的公司拥有一定的技术、生产能力和渠道,通过收购、并购,可以直接“拿来”,避免研发不适应市场的沉没成本。    并购、收购是一种来钱快、快速上手的商业模式,不过要找好的标的并不容易,同时对公司的财力有较高要求。所以,即使是“土豪”公司,也难免不默默埋头研发,以攻克技术难关。这也是追赶海外巨头的必要途径。从5家样本企业的相关营业收入、研发投入及专利价值看,国产工业机器人企业的研发投入并不小。
(来自:中国智能制造网)

2018年末将近,这一年对于装备制造行业来讲,用冰火两重天来形容并不为过。对于如工程机械这样的行业来讲,受益基建投资、研发升级、海外订单增加等因素拉动,企业产销一路走红,集体迎来高增长。而如农机行业,受累于国内国际市场形势恶化,再加上企业自身产品抄袭严重,低价恶性竞争频现,整个行业持续低迷。
机遇与挑战总是如硬币的两面同时并存,但今日的红火并不保证以后的繁荣,同样,一时的困境也不代表永久的衰败。目前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已经成为趋势,那么无论是正在火爆的行业还是进入调整期的行业都需要重新评估自身的发展是不是与高质量相匹配,前行的路还很远。从本期开始,一版将陆续推出《装备行业年终报告》,本组报道用数字说话,深入分析了装备子行业今年的发展状况,成与败的原因,通过对比指出了企业发展方向,敬请读者关注。
2018年10月27日,ABB宣布将投资1.5亿美元在上海康桥新建一座全球领先的机器人工厂,以扩大产能,提升效率,巩固领先的市场地位。粤港澳大湾区作为着力培育的经济发展与技术创新核心,正在成为新兴产业资源的集聚地。美的集团耗费32亿欧元收购德国库卡后,于今年3月在顺德投建了面积达1200亩的智能制造基地。库卡表示将“拖家带口”引入数十家上下游合作伙伴。9月8日,国内著名的房地产商——碧桂园集团董事会主席杨国强表示:公司计划五年内投入800亿元在顺德打造“机器人谷”。除此之外,“四大家族”中的ABB、发那科、安川均已完成在大湾区的集结。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7年,国内已有机器人产业园30多个;相关企业已达6500多家;拥有机器人概念的上市公司超过100家。阿里巴巴、百度、腾讯、小米等互联网企业也纷纷进军机器人行业。相信对机器人产业领域的投资热情仍将持续。其实,这种高密度的产业集结,仅仅是全国各地争相上马机器人的一个缩影。
市场呈现高速增长
据中国机器人产业联盟与国际机器人联合会统计,2017年中国工业机器人市场销量继续增长,全年累计销售14.1万台,同比增长58.1%,增速创历时新高。其中,国产机器人销售3.78万台,同比增长29.8%;外资机器人销售10.3万台,同比增速71.9%。与上年相比,国产工业机器人销售增速基本稳定,外资品牌销售增速明显加快增速。外资机器人在市场总销量中的比重为73.2%,比上年提高5.9个百分点。国产工业机器人市场占有率下降至27%以下,同比降低6个百分点,是5年来的首次下降。
目前,“四大家族”为全球主要的工业机器人供应商,占据全球约50%的市场份额。2017年,ABB在工业机器人领域实现营收2242.01亿元,净利润144.6亿元,体量最大。发那科实现营收429.17亿元,同比增长29.41%,收入增速最快,实现净利润107.5亿元,同比增长36.3%。安川电机实现营收264.91亿元,同比增长9.51%,实现净利24.63亿元,同比增长97.04%,利润增速最快。库卡实现营收267亿元,同比增长23.92%,实现净利6.72亿元,同比增长6.09%。
2017年,国内70家概念类机器人上市公司营业收入总额达4550.74亿元,同比增长35%,净利润总额达250亿元,同比增长约10%。其中,七家机器人上市公司近年来的营业收入数据显示:2018年前三季度,埃斯顿、机器人、汇川技术营业收入同比增长均超过两位数。其中埃斯顿以60%居四家公司增速首位。不过,营业收入最大的汇川技术的产值规模,仍不及“四大家族”排末位的安川电机的五分之一。只有远大智能的营业收入所有统计口径均为同比下降。
核心部件仍是短板
工业机器人本体发展主要取决于伺服系统、控制器、核心算法、减速机以及应用集成技术的能力。现阶段虽然核心零部件国内企业已经取得一定进展,但与国外产品相比仍存在差距,特别是减速器。
2017年,日本发那科工业机器人产品毛利率为45.2%,研发强度为5.8%;库卡工业机器人产品毛利率21.7%。从上游的核心零部件自给程度看,在机器人成本构成中,减速器、伺服电机与控制器占到总成本约70%~80%,其中减速器约占30%~40%,对于上游零部件的掌控程度影响产品的盈利水平。而日本的纳博RV减速器与哈默那科谐波减速器垄断全球75%市场份额,更像机器人领域事实上的赢家。
虽然目前国内机器人领域高烧难退,但学术研究、基础技术尚待突破。业内人士指出,由于对机器人的一哄而上,产业恶性竞争显现,导致毛利率持续下降,产业集中度低下。此外,由于行业尚无统一标准,也无政策补贴,整个机器人行业的前期研发都处于“烧钱”阶段,变现压力较大。
在七家企业中,新时代、汇川技术、华昌达、远大智能等四家公司的营业毛利率逐年下滑。在七家上市公司主营业务构成中,毛利率超过45%的机器人零部件及本体仅有汇川技术的变频器为46.72%、运动控制为45.72%、控制技术产品为48.01%。可见关键部件核心技术对附加值的决定性影响。
业内人士指出,在国内搞基础研究很艰难,其中资金是最大制约因素,如果没有持续的资金支持,企业层面的技术研发只能是零打碎敲。此时,考虑到风险资本的逐利性,国家的引导基金作用显得尤为重要。
由于国内企业与“四大家族”在技术上存在的差距,使国产品牌更多停留在系统集成应用层面,技术含量低、利润微薄,造成高端产业低端化的现象。
数据显示:博实股份、机器人和汇川技术是统计口径中营业利润率均能保持两位数的公司,其中汇川技术利润率均保持在20%以上;新时达、华昌达和远大智能的利润率则持续下降。正可谓冰火两重天。
买技术能维持多久
在全球范围内,产业以获取核心技术以及核心制造资源的并购活动频繁进行。对于国内机器人产业来说亦是如此。不过,随着外部环境所发生的变化,“买来主义”或许将变得越来越困难。
2017年6月,博实股份公告称,控股子公司哈尔滨博奥环境技术有限公司完成收购奥地利法人企业P&P
Industrietechnik GmbH100%股权。P&P Industrietechnik
GmbH主营业务是工厂及其设施的规划、建设、工程设计、设备组装、设备的调试运营及监管以及提供工厂的各个系统,诸如电控、管路、自动化、热处理设施。
2017年9月,埃斯顿公告称,拟签署股权收购协议,出资886.9万欧元,收购德国M.A.i.公司50.01%股权,并对剩余股份有优先收购权。M.A.i.公司主要业务为提供以机器人应用为基础的高度自动化、信息化、智能化的装配和测试生产线。
2017年4月,埃斯顿公告称,拟通过全资子公司使用900万美元收购美国高科技公司Barrett
Technolo-gy30%股权。Barrett是位于美国麻萨诸塞州的高科技公司,由麻省理工大学人工智能试验室衍生发展而来,专注于微型伺服驱动器和人机协作智能机器人研究与制造。
2018年1月31日,新松机器人公告称,以1040亿韩元收购韩国新星自动化业务设立的公司80%股权。
应该说,机器人产业的竞争力是由综合技术发展水平所决定,是衡量国家创新能力和产业竞争力的重要标志。大力发展工业机器人,有助于推动中国制造业的提质增效,对于促进中国装备工业能级提升,为经济发展注入强劲动力具有重要意义。不过,国内发展机器人这一高新技术产业时,在模式上与发展传统产业并无区别。目前,国内的机器人系统集成商普遍规模较小,年产值不高,更多的则是希望通过收购举措在业务构成中植入机器人概念,以谋求“概念溢价”。
如果说,产业真正形成竞争优势,需要系统创新能力整体持续提升的话,那么,眼下能将孤立、分散、单薄的产业相对优质资源进行联通与整合似乎也是必要的。

才收购完东芝的美的集团(000333.SZ),又计划收购德国机器人巨头库卡。这是今年短短5个月以来,白色家电行业第三起大的国内企业跨境收购海外品牌案例,中国家电企业正在加速国际化并购进程。  美的292亿元切入机器人产业  5月25日,美的集团董事会审议通过了《要约收购库卡报告书》,收购总额可能超过净资产50%而涉及重大资产重组,收购还需获得美的集团股东大会审议通过、相关监管机构的审批以及通过相应的反垄断审查等。  就在5月18日,美的集团宣布以不高于40亿欧元(折合人民币约为292亿元)的价格收购库卡,成为行业内一大轰动事件。  收购以每股115欧元的价格进行,该交易价格较5月17日的收盘价84.41欧元溢价36.2%,收购总价约为人民币292亿元。收购完成后,美的在库卡的持股比例将从现有的13.5%增加至30%以上。美的表示无意订立控制协议,并承诺全力保持库卡的独立性。  库卡是机器人和自动化技术领域的先驱,为德国“国宝”级的企业,与瑞典的ABB、发那科(FANUC)、日本安川(YASKAWA)并称为世界工业机器人“四大家族”。  美的此次收购被视为公司战略转型的重要一步。美的在2015年提出了智慧家居+智能创造的“双智”战略,开辟“第二跑道”。美的集团机器人产业项目总经理甄少强曾表示,美的进军机器人产业是美的“双智”战略中最重要的部分,同时也是美的开辟第二产业跑道的合适产业。  在机器人产业的布局上,美的其实早有行动。2015年与同为全球机器人“四大家族”之一的日本安川电机建立了工业机器人及服务机器人公司,同时参股国内机器人企业安徽埃夫特智能装备有限公司17.8%股权。因为资金额超过半数净资产,被称为半数身家收购。自2012年以来,美的累积投入使用近千台机器人,自动化改造预计投入约50亿元。  对于此次收购,美的表示,收购完成后将大力推进公司“双智”核心战略,以“智能制造+工业机器人”全面提升公司的制造水平和生产自动化效率,以“智能家居+服务机器人”推动美的智慧家居快速发展和生态构建。  根据美的最新公布的2016年一季度财报,其营业收入为383.4亿元,同比下降9.63%;净资产538.57亿元,比上年度末的492.02亿元增加9.46%。此次出手耗资292亿元,超出美的半数净资产,其必然面临不小的挑战。  从中国家电企业历次跨境收购来看,血的教训其实不在少数。最典型的,2004年TCL集团并购法国汤姆逊公司彩电业务,共同组建TCL-汤姆逊电子有限公司TTE,TCL因此成为中国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国际化企业而轰动一时。但此后两年,TCL连续创下巨额亏损。除了对当时彩电技术的发展趋势判断错误,对法国政策不了解导致人事成本巨大、文化难以融合都成为日后TCL自吞苦果的源头。  如今,在国内市场已经全面布局的情况下,家电企业纷纷走出国门,开启全球化布局。不仅仅美的,日益壮大的中国家电企业队伍已经开始新一轮并购大潮,国际化之路又将走向何方?  国际化集中爆发  就在今年3月30日,美的以自有资金约
537 亿日元(约合 4.73
亿美元)收购东芝所持白色家电业务80.1%股权,并承接东芝家电约 250 亿日元(约
2.2
亿美元)债务。美的将获得40年的东芝品牌的全球授权及超过5000项与白色家电相关的专利。

留下评论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