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装业转移催生越南市场对塑料袋设备的需求

发布时间:2020-02-15  栏目:印包耗材  评论:0 Comments

摘要:近日,台湾机械工业同业公会(TAMI)秘书长王正青在台北塑料展现场接受采访时表示,当前,台湾塑胶机械行业面对的最大问题是出口过于集中在中国大陆和东盟国家市场。因大陆市场需求疲软,台湾塑机制造业正积极转向东南亚以及其它新兴地区市场。
大陆市场需求疲软
台湾塑机行业转向开发新兴地区市场    中国大陆市场占其出口的20%,另外30%是东南亚,主要是越南和印度尼西亚。王正青认为应该进一步抓住印度、中东、东欧、俄罗斯和拉美的机遇。他说:”台湾企业必须合作参加贸易展,积极推广开发这些潜在的新兴市场。”    台湾对大陆出口的陡降,加剧了出口转向的紧迫性。2016年前5个月,对大陆的塑胶机械出口下滑了13.7%,向香港的出口下降了45.5%。原因可能在于大陆本土塑机企业的崛起和激烈竞争,塑料加工行业面临的劳动力成本上升等问题。    总部位于台南的全立发机械有限公司去年销售注塑机500台,目前已经在越南设立了销售和维修办事处,在墨西哥、巴西、阿根廷和秘鲁也设立了销售代理处。公司销售经理Candice
Wang
说:”南美是我们的重要市场。”    全立发的全球销售中24%来自台湾本地,9%来自大陆,67%来自其它市场。大多数大陆销售的产品来自其广东中山工厂,该公司在大陆也有广泛的销售和维修网络。    不过,一些小型公司选择不进入大陆市场。挤压机制造商昆信机械工业集团销售经理Leonardo
Lee
说:”我们在[大陆]目前没有业务,因为那里的市场仍然是价格导向的。”    昆士集团位于新北市,成立于1973年,出口拉美市场已经20多年,但其最大的市场是东南亚,特别是印度尼西亚。    总部位于香港的震雄集团计划明年在印度开设一家工厂,利用从中国厂进口的零件在印度总装机械,但电子零部件将从印度当地采购,因为电压要求不同。这是震雄集团台湾公司的国际销售经理Aaron
Chao告诉记者的。    震雄的市场战略是适应当地需求,比如专门优化生产运动鞋的机械在越南和印度尼西亚非常受欢迎。    进军印度的还有台湾桃园的机器人公司威得客国际有限公司,去年已在印度安姆达巴德设立了销售和服务办事处。威得客还计划进入大陆市场,计划明年在苏州开设工厂,销售和市场经理Teresa
Wang
说:”中国很大,制造业对机器人的需求非常巨大。”    台湾塑胶机械行业2012年达到峰值13.5亿美元,去年下降到11.2亿美元。领先增长的地区包括越南、美国和印度。    不过有时候出口目的地并非真正的用户所在地。总部位于桃园的注塑设备制造商百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David
Chang称,许多机械是日本和美国客户采购的,但真正使用的是他们在墨西哥的分公司。    由于中国大陆的运营成本提高,许多塑料加工企业迁往了越南。辅助设备制造商信易集团技术中心总监Alan
Chen说,公司正瞄准缅甸和柬埔寨的新兴市场。他说:”在此阶段,这些仍然是新市场,但我看好其潜力。”    他表示,最值得期待的进展恰恰来自塑料机械的领先制造国家德国。信易已经成功迈入这一市场,开始向戴姆勒等高端客户销售测试设备和温度控制设备。
(来自:塑料新闻中国)

印度将对台湾、越南和其他亚洲国家和地区生产的注塑机开征23%以上的关税,声称价格不公的进口塑机倾销损害了印度本土机械生产商的利益。

摘要:台湾挤出机械制造商一亿机械有限公司对东盟市场寄予厚望,特别是印度尼西亚和越南。
台湾挤出机械制造商一亿机械有限公司对东盟市场寄予厚望,特别是印度尼西亚和越南。
去年台湾的塑胶机械出口下降了10.8%至11.2亿美元,但越南却是亮点,向该国的出口增长了13.8%为1.23亿美元。台湾机械工业同业公会塑胶机械委员会主席Alan
Wang在台北塑料展新闻发布会上说:”去年台湾对越南的挤出机出口猛增了239%。”
越南对塑料袋生产设备的需求旺盛,一大原因是:对成本敏感的服装制造商大量把制造业务转到越南,因中国大陆地区的薪酬上升,而越南的人工成本仍然较低。
一亿机械销售经理林春伟(音)说:”二十年前,香港大量生产服装,所以他们需要配套生产PP包装袋,后来服装加工业转移到了广东和福建,现在又转向越南。”
一亿机械在台北塑料展上展出了两台设备,一台是三层吹膜机,两层全新的HDPE中间夹着一层回收材料,这台机器很受对价格敏感的客户的欢迎。还有一台清洁工厂废料的回收生产线在现场工作,挤出回收材料,制成HDPE,
LDPE, LLDPE, PP, EVA, ABS和PS颗粒。
一亿机械成立于1960年,在台南有两家工厂,一家生产螺杆,另一家组装机械。其销售额的85%来自出口业务。目前最大的市场是俄罗斯、东欧和土耳其。公司目前也向拉美、非洲和中东出口。
(来自:塑料新闻中国)

印度商务和工业部在1月7日发布了这一声明,此前该部门刚刚在去年底将对中国产注塑机征收的反倾销税延长了五年。

但这一决定遭到了印度国内的强烈抗议,一家注塑行业协会称,此举将导致这些加工企业成本上涨,减少就业机会,且将大范围阻碍印度塑料业的发展,即使这对机械生产商是有利的。

该会还注意到,最新这轮反倾销比对中国的反倾销更严厉,中国产机器只有锁模力1000吨以下才被征税。

该协会向《塑料新闻》表示,印度是台湾
注塑机前五大出口市场之一,估计此次裁决将导致台外企业每年1800-2400万美元的销售损失。

总部位于印度新德里的PMMAI承认说,衰退的经济对机械生产商产生了冲击,但他们认为进口塑机导致问题更加严重。

政府报告称:”在日渐衰退的市场上,这些国家和其他国家倾销的进口塑机约占印度市场需求总量的24%,进而通过销量和低价影响导致印度塑机行业环境趋于恶化。”

该协会说:”尽管我们也同意需求的衰退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产量和销量减少这一说法,但因国外生产商的倾销更是雪上加霜。”

印度政府称,这两家公司已经提交了完整的财务信息以证明其情况。

总部位于印度孟买的全印度塑料制造商协会称,印度机械生产商由于在2010年-2014年间把产能从3600台扩大至4800台才导致问题恶化,那些不合时宜的投资给今天的市场留下了负面影响。

台湾机械同业公会认为印度举措不公平,而台湾公司将因此失去市场份额。

征税范围覆盖锁模力40-3200吨的成型机,但不包括全电式注塑机、吹塑机、立式注塑机和一些用于生产鞋类的专用注塑机。

这两项决定实质上为印度筑起了高墙,避免受到其他中等价位塑机亚洲生产商的竞争。

PMMAI认为,在2009年对中国征税以来,一些中国塑机生产商开始把生产转移到其他地方,例如,中国最大的塑机生产商海天国际控股有限公司在越南建厂。海天的官员称该厂也供应东南亚市场。

“为了保持在印度市场的竞争,台湾制造商别无选择,只能转而计划在印度建厂,”该协会塑料和橡胶机械委员会会长Alan
Wang告诉《塑料新闻》。”也许[这是]对台反倾销的主要目的。”

印度政府表示,印度本土注塑机行业受到了进口机器倾销的”重大危害”,”严重降低了塑机行业的价格。”

然而,最初在2014年提请推广反倾销税的印度塑料机械制造商协会却有相反的意见。

同一时期的印度本土注塑机生产也呈现下滑,从每年略高于2000台减少至约1660台,而以上四个国家的进口量从881台减至611台。

两家台湾企业在此次反倾销中得到了特别待遇。香港震雄机械集团在台湾的子公司亚塑机械股份有限公司将按照6.06%的反倾销税率征税,而琮伟机械厂股份有限公司则豁免无需缴纳反倾销税。

但是,一家印度注塑企业行业协会却称,真正的罪魁祸首并不在于进口塑机,而是大幅衰退的经济状况。

该协会称,最新开征的关税”对下游行业产生的影响将微乎其微”,因为事实表明2009年对中国进口塑机开征关税以来并未出现任何的负面影响。

在印度政府总结的评论中,AIPMA称,征收反倾销税将会伤害印度注塑加工行业,因为这将会提高关键资本设备的成本,并”威胁到大量的下游行业工作岗位,这一失业的数量将比据称的受冲击的[塑机]行业可能产生的失业更多。”

最初在2009年对中国开征的反倾销税有效地把中国产注塑机挡在了印度市场门外,但台湾和其他地区的对印出口有所提升。

印度将在未来五年征收注塑机反倾销税的对象包括台湾,越南,马来西亚和菲律宾。

该政府报告称,印度注塑机市场规模从2010-2011财年(2010年4月1日-2011年3月11日)的3800台减至2013-2014财年的2700台。

留下评论

网站地图xml地图